老师想说 #2
信件主旨:《抗疫的教育道路,我们走了一年半》
寄件人: 杨佩灵老师

 

“喂?还在吗?”、“醒了吗?还没醒的话,去洗把脸!”、“你们有在听的吗?有听懂吗!?”……这些,无疑是我这一年半来在虚拟课堂说得最多的几句话。两堂课下来,重复四五遍,好像复读机。我深情的望着屏幕,拿着话筒窃窃私语,有如对着树桐诉说秘密,我坚信学生与我同在,同在一个教室,但我很清楚我们的思想并不一致,有些人……想着其他。

一场新冠肺炎肆虐,改变了全球人的生活,包括了教育体系。可能还需要几年或十几年的教育改革,却提前了,让所有人要在无充分准备的条件下一边抗疫,一边达成停课不停学的方针。史无前例,教师是这场因疫情引起教育革命的开荒牛,学生是试验品,家长则是监督员。

学生说:“等疫情过后我再好好学习,再努力学习也不迟。这网课我实在吃不消。”现阶段,无人能断定疫情几时能被抑制或消灭,试问,你又何时等得了疫情过后呢?既然已是不争的事实,何不自己做出改变,适应这个新常态,而不是等那遥不可及的疫情过后来适应自己。正所谓“子不学,非所宜。幼不学,老何为”,疫情不应该成为你学习的绊脚石,抗疫更不应该成为你不学习的借口。

教师虽说是开荒牛,则是统帅,学生虽说是试验品,更像是勇士;在这抗疫的教育路上,不论是教师、学生或家长应该是相辅相成,各司其职,自律坚持的,这样大家才不显孤单,才有动力往前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