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想说 #1
信件主旨:《菜鸟班导师网课日志》
寄件人: 菜鸟班导师

 

作为新手班导师,不只在教学上需要费心思、备课改作业,日常还需要处理班务,当然,这也是一名普通教师的日常。

今年这班属狗的孩子,给大部分老师的印象是天真活泼、乐观开朗的,但事实并非如此。

2021年以网课打开了新学期,每天清早定时打开班级“谷歌教室”,学生便会接二连三登入“教室”。由于居家上网课,多数学生不会像实体课时起的大早,有的贪睡虫会在早读课才“压点”登入“教室”。

每天只能通过声音和摄像与学生交流,有时能看见学生完整的漂亮脸蛋和“鸟窝头”,但有时只能看见学生家里的风扇,庆幸的是,能通过风扇的转动知道自己有没有网卡。还有部分学生设备欠缺,从未露面,有种90年代以前和网友通信,但从未谋面的神秘感。

不知从哪天开始,发现每清早打开“教室”,一个以字母为头像的学生都会首先登入“教室”,心想对方一定是一名自律好学的学生。

就这样过去了好些日子。在平凡的一周,在每日例常早读点名时,发现该生连续几天没出现,联络之下,学生表示自己不舒服,并且请家长带自己去看医生,缺席的几天都会请病假,并且随后将附上医生开的病假证明。

结束通话不久后收到了该生发来的医生证明,看到医生开的证明当日便联系了家长,从中了解了该生的近况。接下来的几个周里,该生都没来上网课,但每次都会准时收到该生的短信,交代老师自己要请病假,作业会慢慢完成,并在文末附上医生证明书。

在这个年龄阶段,如此有交代的孩子实属少有,但是为什么会病了呢? 该生去年性格开朗,为什么今年会突然转变?到底是班级管理上哪一个环节做错了?想着想着,想到医生在假条上短短的备注:“焦虑症”。再次陷入沉思……

确实,作为班导师,每天在短短早读课的10分钟内,问候只能停留在:记得准时上网课、记得提交学费、记得准时完成作业;对这51名学生的了解只停留在:老师早安、老师我在、再见老师。在他们活泼好动,精力无限的青春岁月中,却经历着长期“牢笼般”的网课。殊不知他们当中有的陷在淤泥中,需要在岸上的人拉一把;殊不知他们当中内心渐渐被黑暗笼罩,需要有人将光带给他们。

学生回来上课后,依旧是清早登入“教室”第一人。每天都乘着还没有其他学生登入时和该生聊一两句,从一开始的简单的早晨问候、天气变化,到后来提醒老师要注意休息、天气炎热要记得多喝水。甚至有次因私事请假,学生还主动发短信来问候。看到短信后,内心有种说不出的温暖感……

教育之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每个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教师在传授知识的同时,也可以走近他们。这当中需要额外的精力、需要额外的时间,但是值得。

很喜欢一句话:“要可爱,要长大,但不要长大变成各种奇奇怪怪、不可爱的人。”希望你们都可以可爱的长大,长大后也很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