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于至善——张靖宏

 

照片:张靖宏
文字:黄蕴旖

“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沙巴崇正中学校训原为 “ 礼义廉耻” ,后于 1975 年改为 “ 仁诚敏毅” ,再于 1998 年改为 “ 止于至善” ,以符合学校在21世纪之办学理念和精神面貌,作为全校上下办学、致知、为人、治事之最高指示,故为之释义 。

大学本科二年级与乐团一起表演(左一)

张靖宏校友2007年从沙巴崇正中学高三毕业后就进入了新加坡国立大学研究电机工程领域,2012年本科毕业后进入了美光科技公司担任工程师。后来,靖宏校友应市场趋势,重返新加坡国立大学攻读集成电路设计,并在2020年取得博士学位。靖宏校友现为华为国际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

张靖宏校友描述在沙巴崇正中学读书的过程中非常谦虚,总体来说,他说自己在崇正的经历还是比较顺利的。当被问起当初为什么会选择就读崇正时,靖宏校友笑着回答:“那是个默认的选择!”由于两位姐姐都就读于崇正,追随她们俩的步伐,他也就只能“默认”了这个中学的选项。

靖宏校友的父母在对孩子们的学业总是相信及鼓励,因为他们相信孩子能自理自己的学业,也相信及支持孩子的选择。但当孩子遇到挫折时,就会鼓励他们,所以也培养了靖宏校友较为独立自主的性格。

从小学六年级毕业后,靖宏校友就“默认”了进入沙巴崇正中学。第一天在学校里,班导师简单介绍校训,大至大礼堂内,小至练习簿上,他都能看到“止于至善”这四个字。也正因为好奇,查找了资料,也把“止于至善”放入心里。

他记得有一次上课,某科目老师在帮助学生备考,并在白板上写满了从各种参考书的复习题目,然后让学生抄写在笔记本上。他当时只知道自己抄写得累,不过有同学却假动作没抄写被老师发现后挨骂。更有一次,某老师不准他们全班在课堂中上课不认真,更不准他们笑。

博士毕业前与朋友们的欢送会(中)

当时的靖宏校友甚不理解老师的用意,不过长大后他对这两件事有所感悟并觉得,中学时真正能做出创新是非常少的,但主要是在每一次的学习过程中需要专注及认真,并了解知识点的原理、培养学无止境的精神就能见微知著。

他也一直认为,崇正不设精英班的出发点是好的,正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择其不善者而改之” 。同班同学中,必定有同学可作为值得学习的小老师。他选取同学的优点而学习,如发现同学有的缺点自己也有,则会引以为戒,更会一同和同学改进缺点。这让他在中学时期能与更多不同优点的同学交流、相处及学习。

为更独立自主,自小会拉小提琴的靖宏校友却选择参加入童子军社。靖宏校友和会社成员会在学校假期时在学校的草场上露营。在完全没有任何大人们的协助下,他与队友们必须用简陋的设备搭起帐篷,例如如何用巴冷刀把竹子劈成适当的长度,用绳子将竹子绑在一起,再把帐篷单挂上。他至今还记得其中一次的露营中,有学长们口味堪称“独有”,他们用午餐肉、鸡蛋、美禄粉创造一道“独有”的佳肴,还让大家试吃。靖宏校友没有吃上那“独有佳肴”。

但此事让他深受启发!这些林林总总的“野外”生活技巧教会了他在往后的工作上要把事情做好,并且在工作过程中善于直面变化、解决问题,更要与队友一起面对问题,找出最适当的解决方法。他坦言,崇正的联课活动很大程度上丰富了他中学的生活。想到现在新冠疫情的影响,导致学弟妹无法好好参与学校的实体联课活动,他深感惋惜,因为很多学习都是通过与同伴一同发现问题、一同解决问题甚至是一同成长才能实现的。

赴意大利参与IEEE ICECS 学术会议,摄于答辩现场

虽然他的会社是童子军社,但他的小提琴并未因此荒废,他每年都会和小提琴社成员一同参加崇正之夜表演。高三时,他因不俗的表现被邀请到了小提琴社(现称弦乐团)担任主席。高三这年,他与班上一起以学长姐身份带领学弟妹参加运动会;也携手入围了民谣艺术歌曲合唱决赛。即使忙于运动会、崇正之夜表演,又要兼顾课业,但他还是能分配好时间复习课业,并在高中统考中考取优良的成绩。

凭着不俗的高中统考成绩,靖宏校友获得了香港大学、香港理工大学、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及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录取。经过他的审慎考虑,他选择了提供他全额奖学金的新加坡国立大学,修读工程系,正式开启了他在新加坡的一篇新的里程。

新加坡国立大学是以全英语授课的大学,不过他坦言自己在上大一时完全不存在语言不通的问题,全因在崇正上数理课时使用的教材是全英语的。他记得在中学上数理课时,他会看着全英语课本上课,每当遇到不理解的词汇时,老师会做中文讲解,考试时也是英文的数理试卷,这些训练都让他受益不浅。

大学博士课程时认识来自不同国籍的朋友

对于如何平衡大学生活及学习,他的态度也很明确,在学习及课外活动中要均衡发展。除了学习,他也参与了各类型的运动以及参与大学乐团丰富他的大学生活。学士毕业后,靖宏校友置身职场汲取经验,后来因市场上日新月异的变化,他重返国大继续深造博士学位。

在2019年读博期间,他远赴意大利参加IEEE ICECS 学术会议,学术文章更获得最佳文章第一名。他专心科研,并以第一作者身份于Institute of Electrical and Electronics Engineers期刊杂志上共发表3篇论文。他能有此成就,莫过于在中学及大学时期的刻苦与耐劳。

他谦虚地认为过去的荣誉,自己没看得太重,而是更注重之后新的征程。现在的他在华为国际有限公司(新加坡)担任高级工程师,伴随着工作职场上的竞争与压力,他努力抓紧时间,做好每一件该做的事。他感恩自己在大学时主修的学科和工作是一致的,让他能学以致用。现在的工作环境氛围友善且他能充分发挥自己的专长,这让他加倍感恩。

华为国际公司的总部在中国,他常常需要与在中国的同事做技术交流,并且很多技术资料档案、数据表、规格表等等多以中文记录,他透露,幸好之前在中学时期有认真学好中文。正因为中文根基扎实,所以与中国的同事们完全不存有沟通上的问题。他也在此呼吁学弟妹们不要因为觉得学中文辛苦就萌生放弃的念头,不要把不愿意、不想尝试常常挂嘴边,因为只有前期下苦功,方能在将来得到硕果。

大学博士课程时认识来自不同国籍的朋友

通过此次的简单采访,笔者深刻地感受到了张靖宏校友的优秀和谦逊。提及崇正的种种,总能感受到靖宏校友的自豪神情。就如当年他将“止于至善”扎根于心,在每一个学习阶段都尽自己之所能,全力以赴,把事情做得尽善尽美,以至最完善的境界。

从校长手上接过任务,到拟定采访题目通过WhatsApp传送至在水一方的靖宏校友,至后来收到回复,让笔者印象最深的莫过于靖宏校友对母校的期望:止于至善。故有开篇。

靖宏校友从大一至今在新加坡学习、工作及生活已有13余年,他都会定期回沙巴与家人团聚。距上一次回家已是2020年新年时,后来,马来西亚行动管制令,新加坡阻断措施,他此刻也只能在新加坡的居家工作。在此,靖宏校友想借由笔者的文字,向父亲道声:父亲节快乐!望每一位家里的人都身体安康!

2021年因疫情,只能居家工作